“每周见闻一[latchkey kid, 犹太教烛台, Yo-Yo Ma及其他]”

Yo-Yo Ma和Apple watch

马友友又上了我超级喜欢的Tiny Desk Concert, 拉到第二首(J.S. Bach: “Sarabande (from Suite No. 6 for Solo Cello)”)前, 马友友谈及了Sarabande几种可能性的起源. 恰巧前几天读到王健对Sarabande的理解, 以及网友的几点批判(对王健访谈的一些批评).

王健当时是如此提到

对我而言,每一首无伴奏组曲的中心点,就是这首萨拉班德舞曲。它最慢,旁边的舞曲都是和它相映,但主心是萨拉班德

虽然有人在那篇文章中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但是组曲的核心是序曲或前奏曲,之后的各个舞曲是在它统领之下的一些风格不同节奏不同的小品合集

有意思的是马友友也同样谈到Sarabande

Sarabande is actually at the heart of the suite because it is the heart

算是一种对照吧. 艺术家不仅仅是用曲子来源和各种考证来证明一个观点, 而是会用当下演奏的体验来说明一个观点.

之后马友友继续谈到这首Sarabande

I played this piece at both friends’ wedding, ….., and unfortunately also at their memorial services, so it has a dual purpose.

(memorial service区别于funeral service在于前者的葬礼是没有遗体的.)

最后说一句, 这个视频中马友友带着apple watch哈


latchkey kid

指会自己带着家门钥匙放学回家的孩子, 通常父母需要工作, 孩子放学回家后都是自己和自己玩.

latchkey是房子大门的钥匙

读到Angellist的ceo Naval Ravikant 谈到童年在不太安全的纽约城长大, 单亲母亲干着多份工作又养着两个孩子. 作为latchkey kid Naval在放学之后就直接去图书馆, 并在那里看书直到图书馆关门然后回家.

这里插一句, 作为图书馆爱好者, 在纽约看到的大多数社区图书馆都较破败, 面积也小. 如我常去的布鲁克林图书馆, 开柜的图书不多(和同等地区等级的浦东新区图书馆来比的话五分之一都不到). 社区图书馆也下午五六点早早关门了.

15


犹太教烛台

英语名叫Menorah

这是犹太教的象征, 在旧约中上帝向摩西讲了具体的制作方法, 要使用最高质量的新鲜橄榄油来燃烧.起初是放在旷野会幕中, 后来放在耶路撒冷的圣殿中使用.

Menorah象征着上帝在七天之内创造了人类, 中间的那根代表着安息日(Sabbath)

我在云南的基督堂中也看到这个, 按理说在基督教堂中并不经常出境.

在云南民族村拍到的基督堂, 里面有一个苗族的基督徒在拉手风琴, 和他聊了聊.


第三代诗人

读到一篇讲诗人之死的文章诗人张栆之死

里面提到北岛作为第二代的诗人, 经历了文革, 就算是用诗歌反抗政治却依旧使用了”宏大”的叙述方式. 而第三代诗人开始走向了自己个人, 走向了内心.

北岛今日也反思早期的作品, 也拒绝当众朗诵<回答>”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并认为其中的语言暴力是继承了革命运动的话语模式.

张栆


smorgasbord

来自瑞典语, 通常邀请亲朋好友来家里小聚而准备的. 形式类相当于自助餐.

通常会有: 面包, 黄油, 芝士, 小饼干, 鱼, 肉, 酱汁, 沙拉, 甜点.看上去是又便宜又日常又美味的东西.